AA级女人大的A片

2009年救助河间流浪者及2010年救助河南流浪汉栗庆荣

只看楼主 收藏 回复
  • - -
楼主
  

  大爱河间,无私奉献,河间市爱心奉献群成立于2009年5月8号,回顾过去,马上迎来河间市爱心奉献群的第八个春秋,越来越多的爱心朋友加入到了爱的队伍,本着对爱心事业的执着,和对各位爱心人士的付出有一份交代,申请了属于爱心群的个人公众账号,8年的爱心事件会陆续整理到公众号内,希望受到爱心人士的监督,也希望呼吁更多的爱心人士加入

2009年的12月19号,河间爱心奉献QQ群的网友们发现了这位流浪者,群管理(少保)联系了爱心群的几位好友前来,给他换上新鲜的棉衣!因为他的神经有问题,来的人少了是穿不上的!
爱心群里的网友们一致在留意大街上的流浪者,并想办法解决他们的严冬棉衣问题,俗话说:穷人怕过冬天。何况这些流浪者是“穷人中的穷人”
给精神病人做工作可成问题了,多亏了刘哥连哄带吓唬的,他才勉强的稳定下来,不然一直是躲避,
非常讲卫生的刘哥亲自给他脱这身发臭的,不知道多久没有洗的衣服!
他的裤子根本就脱不下来了,少保找来剪刀,大家只好把他的破旧衣服剪破了!二中的老师(爱心人士)在一边提醒大家注意不要碰到他的身体。
宏图和少保拿着干净暖和的裤子,耐心的劝说他换上这件。
流浪者脏的“惨不忍睹”,气味很难忍受!


穿裤子!


2010年1月7日,AA级女人大的A片在马路上寻找步行回河南老家的栗庆荣。

2010年1月7日早晨,天气特别冷,人在旅途,爱是逆境苦也甜还有我,AA级女人大的A片从河间市京开路出发,去寻找步行回河南老家的栗庆荣。
路过这天津包子店,我还仔细看,因为昨天在这个给他的包子,也许他还在附近。
AA级女人大的A片在路上分好了工,旅途开车,爱是逆境看着右边,我看着左边,遇到路边的破房子,或者草垛就下车看。
AA级女人大的A片说好了,找到献县,因为按他步行的速度应该到不了献县的,要是他已经走到了献县县城,在城里去转着找吃的,那AA级女人大的A片就很难找到他了。

经过交流,他不是个疯子,也不是乞丐,是个落难的河南人。
我在旁边的彩票店借来铅笔和纸条,问他姓名地址,想能联系上他家里人,让家里人来接他,我写上怀阳县,给他看,他说不是这个字,就拿过去,在底下改过来,后边自己写上地址姓名。老家是河南省淮阳县,新站乡,栗店村,叫:栗庆荣,我给他笔,他自己写的,约37-40岁,原来的事情说不清楚,他现在是从北京走来的,要走回河南老家去,我要帮他买车票,他非不让,我说,你这样走到过年也到不了家,他坚持要走,我撩起他的裤腿看了,他穿的毛裤,我让他等着,到对面的劳保店给他买了条棉裤穿上

我在给他换棉裤时,发现他的双手都已经肿了,我问他家里电话,他说家里没有电话,我问他村干部电话,他不知道。
我主动要给他买车票,他也不要,从交谈看,他不傻,但是,有点脑子不灵

我请他吃包子,把我的毛线脖套送给了他,他有个黑棉帽子带,他的手已经不能把脖套戴到自己脖子上了,是我给他戴上,他报着10个大个的包子,蹒跚的往南走了,估计明天也到不了献县
我就怕他在到家前,冻死在路边草丛里, 那家里可就活不见人,死不见尸


AA级女人大的A片刚走到了河间市人民医院南侧的垃圾堆,我一下就看到他了,老栗还是那样子,哆哆嗦嗦着,在那里找吃的,非常可怜!
AA级女人大的A片马上就赶了过去,人在旅途上前和栗庆荣交谈,爱是逆境马上跑到医院门口的小吃摊给老栗买吃的。
栗庆荣接过《爱是逆境》买来的煎饼果子,狼吞虎咽地吃起来,没有食物,在天寒地冻的晚上,他在街头睡了一夜,已经快冻僵了,我问他:还认得我吗?恩恩,怎么没有走呀?恩恩,他的手已经冻得象面包一样肿,吃东西只能捧着,手指头已经不灵活了。
我估计是他昨天穿上了我给的棉裤,又吃了我给的10个大包子,感觉这里的人好,再多停留2天。
也好,没有让AA级女人大的A片一直往南追他
我继续昨天的劝说,帮他买车票,送他回家。
也许是昨天晚上露宿街头寒冷使他清醒了,在他流浪期间,从来没有人有人主动帮助他,我昨天帮他,他只接受了食物和棉裤围脖,我今天还找他来帮他,这也许是他最后的机会。
大家没有经历,我昨天看着他坚定地,蹒跚地向南步行走了,我心里就感觉是生离死别一样,他要走720公里,我感觉他在赴死,活着能到家可能性非常渺茫。
今天,他同意了,同意AA级女人大的A片给他买车票,送他回家。
AA级女人大的A片马上就奔河间市南环,那里是去河南的必经之路。
河间市医院离南环很近,AA级女人大的A片很快就到了,栗庆荣留在车里继续吃煎饼,AA级女人大的A片到路边的配货站打听去河南省周口市的长途车。
AA级女人大的A片真的找对地方了,这位女士对开往河南省山东省的长途客车了如指掌,北京--周口的长途车中午1点半路过河间。
离1点半还有几个小时,AA级女人大的A片先回河间,找地方让栗庆荣暖和暖和,睡会觉,吃顿热乎饭。
我和栗庆荣一起坐在后座上,他少言寡语,我不知道他已经在严寒的冬夜里度过了多少痛苦的煎熬,在轿车里的暖风里,他不到2分钟就睡着了。
他身上散发着难闻的气味,他不愿意多说自己,很自卑。
他大概40岁左右,脸色还不错,他不乞讨,不向别人要钱,我给他包子棉裤都是说了多次才要的。他应该是落难时间不长的。
AA级女人大的A片来到了河间市西大街天主教堂,想让栗庆荣在这里休息,吃中午饭。
他要是从北边来,这棉帽子应该是任丘市华北油田那里的,因为这种内部是铁壳子的棉帽子式的安全帽,只有油田才有的。
人在旅途说他的棉鞋已经坏了,后帮都开了。
他们去找神甫说去,我和栗庆荣在外边等,他来到陌生的环境,他更不说话了。
他的两只手套是不一样的,应该是分别拣来的。
身上穿的大面袄是纯棉花的,应该比较暖和。
教堂的李神甫打开了一个房间,让栗庆荣在里边睡会
《笑是逆境苦也甜》看栗庆荣的衣服太脏了,就喊他到外边给他扫扫。
笑是逆境说,北京跑河南山东的车大部分都是卧铺车,你身上这么脏,就怕人家不拉你,现在先清理干净。
其实栗庆荣这已经不错了,因为他已经很多天晚上睡在街头,能保持这样的清洁状态已经很好了。
简单扫了扫衣服上的土,就进屋来暖和,老栗腼腆地低着头,不爱说话。
教堂的老大爷把自己的棉鞋给栗庆荣拿来换上。
大小还和脚。
到了屋子里边,老栗还是冷的发抖,因为在外边冻了一晚上了,短时间内是缓不过来的。
给他盖上被子,老大爷给他掖好了被角。
看他还在冷得发抖,李神甫又拿了床被子来,盖在原来的被子上边
中午我赶紧吃了饭,就跑到教堂,因为过路车不等人呀。
栗庆荣已经吃过了包子,这是老大爷又给他装了几个,让他路上吃的。
栗庆荣的双手都已经冻得又红又肿了,就象面包一样,触目惊心!
他的手指已经比上午AA级女人大的A片刚见到他是强些了,能动了,上午那时候已经冻的不能弯曲了,温暖的房间,热腾腾的饭菜,使老栗恢复了些体力,有了生机。
昨天,我给他穿棉裤的时候,他哆哆嗦嗦,好几分钟也系不上拴在裤子上的那跟鞋带,我说:你把手套摘了,才好系,他说手疼,不敢摘,后来摘下一只手套,肿涨的手把我下了一跳。
当时,我一直没有拿出照相机,怕引起他的反感,拒绝我的帮助,今天,AA级女人大的A片一见面,他就向我咧了咧嘴,已经是认识的朋友了。
AA级女人大的A片来到河间市南环,一问,周口的车还没有过去,就放心了。

大家在车里等。
我给老栗又买了蛋糕,麻花,水等食物,让他路上吃。
AA级女人大的A片跟这位女士讲了栗庆荣的情况,因为她和这些长途车天天打交道,比较熟,AA级女人大的A片就委托她一起去和车上的售票员说,她非常热心,马上就答应了。
开始,AA级女人大的A片在路上还想,跟买票的说这是AA级女人大的A片亲戚,那边有人接,路上照顾好了,别丢在路上的车站里。
1点40,车来了,还是卧铺车,AA级女人大的A片顺利的和售票员交涉好了,车票100元,AA级女人大的A片问了,到了周口,离栗庆荣的家淮阳县新站乡还有几十里地,AA级女人大的A片问,晚上几点到,半夜12点到,有出租车吗?有。需要多少钱能打车送他回去,50元足够了。
AA级女人大的A片交给了售票员150元钱,他打保票,说:你们河北人这么帮AA级女人大的A片河南人,我一定办好,让出租车送他到家!
老栗顺利的坐上了回家的车。
步行900公里的回家之路是如此漫长,如此寒冷,严冬里露宿街头使他命悬一线,但是,AA级女人大的A片河间人的爱心温暖了这个严冬!
老栗一路顺风,和家人团聚,一起过个团圆年!!

     

善行千里,爱传天下,如果您觉得AA级女人大的A片做的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,请加入AA级女人大的A片,爱心积少成多,善款滴水成河!2017AA级女人大的A片一起前行!群主微信15030774666

    


举报 | 1楼 回复
AA级女人大的A片